2018年6月6日

恐懼

『你能夠現在趕回來嗎?我將鑰匙留在房間裏,但是我把門鎖上了。』

「⋯⋯」那是一種參雜著無奈和覺得麻煩的情緒。

『你吃午飯了嗎?』殷切的語氣。

「我現在回來。」深呼吸了幾次之後,傳了一則短訊給老闆交代,然後抓了車鑰匙下樓。


開門、上車、鎖門、啟動引擎、然後退車。


30分鐘之後,到家。


『幸好我遇到對門的伯母,不然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。』

「不是跟你說過了嗎?鎖門之前要確認好鑰匙已經在身上了。這是第幾次了?」

『我也沒想到,每一次鑰匙都是放在口袋裏的,哪裏知道今天拿了出來放在桌上。』

「幸好我今天沒有出去開會,不然我也不知道要怎樣趕回來。」

『我就是為了要喝這杯水,才把鑰匙放在桌子上,結果哪裡知道就忘記了。人老了,不中用了。』

「已經發生過幾次了?之前門還沒有換的時候也是這樣,門都被撬開了。」

『人老了,不中用了,死了算了,不用拖累人。』

「你講這樣的話是要我難受嗎?為什麼要講這樣的話?」

『我講的是事實,死了一了百了,不用麻煩。』

「那要死的話,不如殺了我算了。」

『為什麼要殺你,我死了就好。』

「為什麼你要這樣說話?我現在又沒有講什麼。」

『你現在不是在發脾氣嗎?』

「我現在又沒有講什麼!」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在我很小的時候,我就常常聽見這樣的話:死掉就好了、你現在是逼我去死,再配合一些撞牆,狠狠敲自己腦袋的行為。然後我稍大一點,一點不順心的事情我就會將整個家裡搞的天翻地覆,然後再將我曾經聽過的話、看過的行為複製一遍。那個年紀的我,不知道這一些其實是一種病態,更加不知道它將會變成夢魔糾纏我往後幾十年的人生。


從那個時候開始,那便是我心底深處的恐懼。害怕最親愛的人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離開,也害怕這樣的場景,就連說說也對我造成了不小的驚嚇。青春期的時候,大概知道那些都只是憤怒之下所說、所做的不理智行為,但是不可避免的,還是會在聽見或是看見這樣的行為和話語的時候,撕扯了心底的那一道傷口。

到今天,聽見那些數十年沒有變過的話語時,還是深感無力和無助。那是一種來自心底最深最深的恐懼。


我不知道如何處理這樣的恐懼,但我知道無法任由這樣的恐懼吞噬我的理智。


最後,我終於明白,這其實是一種來自缺乏安全感所造成的感情勒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