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1月2日

渡你過河


摄于龙腾断桥, 2017




「也許我不能陪你過河,但能送你一程到彼岸。」 (擺渡人,2016)



我沒看過這部電影,但是我看過小說。是一位大陸很紅的作家張嘉佳,她的《從你的全世界路過》裡頭的一個短篇。順帶一提,電影也是她執導的,是她的第一部電影。

確切的日子其實我也不太記得了,可能是好幾個月前吧。但認識你,是更稍早些的事。但是從她離開你之後,我倆之間的聯繫不知道為什麼越來越頻密,雖然說的都是些不著邊際的垃圾話。但是朋友說她看見你在看信息的時候笑開的臉。

當時的心裡想的,是希望一位大好青年振作起來,不要垂頭喪氣的。所以會胡亂開玩笑,因為你知道的,我是瘋的mah,所以無所謂。

但我似乎低估了一天一聊的魔力。日子很忙碌,面對的白痴是出乎意料地白目,所以那些垃圾話時光不知不覺變成一種習慣,成了日常之一。

日子過得不快也不慢,直到有一天你告訴我,你已經快要好了的時候,我已經為自己做好了準備。準備你隨時投入另一段感情,遇見另一個她。

最近直覺告訴我,我已經成功渡你過河。即使你什麼都不說,即使你可能什麼都不懂。但也無所謂,因為答案,早在這一篇文章的最开始說了。